美媒称,即便是在中美两国关系趋冷,学生赴美的大潮依然有增无减。目前约有37万来自大陆的学生在的高中和大学注册,是10年前的六倍还多。他们在2015年为经济贡献了114亿美元——已经把教育变成了的顶级“出口品” 据《纽约时报》2月7日报道,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里的精英,纷纷将其独生子女,送进地缘政治对手的学校。根据沈阳的一家研究公司在2016年开展的一项调查,83%的有钱人打算把子女送到国外的学校里去。这项调查显示,富豪子女出国留学的平均年龄从2014年的18岁下降到2016年的16岁——这是首次降至读高中的年龄。 2005年,在高中注册的学生只有641人。到2014年,学生的数量达到4万人,10年间增加了60倍——目前几乎占到际学生的半数。 在公开宣称“优先”的新一届政府入主白宫之际,这种现象还能持续多久是个未知数。它在已经遇到了阻力。经济放缓让家庭储蓄有所下降,货币贬值则让教育变得更加昂贵。学生的基数也变小了:过去10年间,18岁至23岁人口的数量下降了将近四分之一。 但迄今为止,学生的留学热潮仍未降温,其原因不仅在于方面的推动,还在于方面的招徕。每一个进入学校——不论是公立学校还是私立学校,大学还是高中——的富人孩子,都会带来乘数效应,这意味着整个社区都得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购买力的支撑。 公立高中成了最新的前沿阵地:“空降孩子”(人们对该群体的称呼)目前只有不到5%就读于公立学校,但在私立学校学生人数趋于饱和之际,的某些学区已经开始依赖他们来充抵预算削减、增加文化多样性。 “空降孩子”比同学更富裕 要论与的关系之密切,几乎没有哪个地方能与底特律郊外的密歇根州牛津学区相提并论。2010年,牛津镇寻求建立首条把学生引入公立高中的通道。这一通道体现着牛津镇高中“我们以地球为教室”的座右铭,还给该校带来了学费收入。随着外国学生的数量日益增长,其他中西部学校也开始效仿牛津的成功模式。但当北京一家教育公司提议为学生建造一栋耗资数百万美元的宿舍楼时,一场社区斗争随之而来。 密歇根州已经成为赴公立高中求学的留学生极为青睐的目的地,数十名来自沈阳的孩子就住在附近。来自沈阳的科尔宾和另外23名学生之所以来到牛津,是因为参与了的一个学业项目,该项目的中介机构与牛津高中有合作关系。此外,这里还有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家教育集团带来的19名孩子。 他的生活与前辈们的生活天差地别。现如今的学生一般都比其同学,尤其是公立高中里的同学富裕得多。在牛津,看到孩子炫耀各个版本的新款iPhone,即便是中产阶级出身的学生也会羡慕嫉妒。孩子兜里动辄揣着成百上千美元现金,而且通常每天都要换一双名牌运动鞋——耐克、彪马、阿迪达斯。 褪色的梦和被唤醒的心 科尔宾说,海外学生的一种普遍情绪是,他们发现自己的外国体验加强了他们的民族自豪感。夏天,科尔宾开始研究历史书籍,接受武术训练。在,他找到了自己的心。 已经在宾州大学就读的科尔宾可以一整天的时间都不说一句英语。“我身边总是的朋友”,他说,“我没有机会认识朋友”。当前的政治气候可能只会让他进一步隔离。科尔宾以合法身份留在,努力学习,倾向于电气工程专业。 但是,一个越来越把他的国家视为经济和安全威胁的会有多么好客?如果特朗普所说的那些严厉对待贸易的话是认真的,那么学生虽然不在这样一场战斗的前线,却可以成为一个双方都很容易拉动的杠杆。限制签证的附带损害将是破坏性的,不仅对学生本身,而且对高中和大学也是如此,特别是对于中西部地区,那里已经依赖于每年来自的数十亿美元的经济贡献。 对于科尔宾来说,虽然缺少朋友,民族认同感也被重新唤起,但是高中仍然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