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从早到晚:冷热交替 大多数家庭有着十分规律的进餐习惯,早餐在家吃,包含冷餐和热咖啡或茶;午餐在公司或学校吃,基本以冷餐为主;晚餐全家一起吃,是真正的主餐,以热菜为主。晚饭对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也是一个社交场合。一些人还会在下午或睡觉前加一顿小吃。 早餐包含多种多样的面包,辅以黄油、奶酪、香肠片、冷肉等。上班族的午餐常常吃得比较随意,可能是一个多层的三明治,也可能是快餐。 晚上的正餐往往只有一道主菜,而西餐中常有的“餐前菜”,有时会被餐后甜点、冰激凌和水果等取代,啤酒、白酒则是最常见的酒精类饮品。很多家庭还遵循着优良传统,父母一起做饭,并且将家族烹饪手艺传给孩子们。 二、魔鬼太阳 如前面说的,冷食在饮食文化中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有人认为这是因为气候寒冷,大地是个天然的冷冻箱,食材往往能长久保鲜,加热倒嫌累赘;又或是古维京人在部落征战、迁徙或出海渔猎时来不及用火烹饪,因此养成了冷餐甚至生食的独特习惯。无论原因怎样,如今的菜里都保存了不少类似的菜品,有些让人垂涎,有些就略奇葩了。 用生牛肉剁成泥状,上面放一个生蛋黄,与肉搅匀了用汤匙挖下来一口一口吃掉——这道菜听上去也许无比重口,但它却是生食中的一个代表。由于形状和颜色的缘故,人给它起了一个非常生动的名字“魔鬼太阳”。 抛开口感不说,“魔鬼太阳”本身的卖相倒是很不错,鲜红的生牛肉配上金灿灿的蛋黄,的确有秀色可餐之感,不过人的脾胃恐怕很难消受就是了。虽然未必能吃生肉,但是人爱吃新鲜蔬菜水果这一点,倒是可以多多学习。 冷肉片和海鲜沙拉在也很流行,各种经典的冷餐集合起来,就是有名的“cold buffet”——冷餐自助。少摄入油盐,或许正是他们保持身材的秘密。 三、猪肉丸子 猪肉是消耗量最大的肉类。家庭主妇做猪肉绝对是看家本领,毕竟人家有两道打入国际市场的名菜都是以猪肉为原料的,除了比较“正常”的国菜脆皮烤猪肉之外,就属风格多变、有点“维京范儿”的肉丸子Frikadeller出名了。 和外焦里嫩的烤猪肉不同,肉丸子在各方面都比较粗犷了。它的个头很大,如果拿菜比,通常会达到狮子头的体积;馅料可以是纯肉,但在猪肉里也要加入洋葱、鸡蛋和牛奶,然后以大油或黄油、橄榄油在平底锅上煎熟;作为一道主菜,它往往会与蒸土豆及包含甜菜根、胡萝卜碎的肉汁一起送上。 而且在崇尚冷餐的,有时偏偏就要把这道原本该热着吃的菜放凉了才吃。所有这些特色,让这道在其他地方有些普通的家常菜变得多少有点重口,来试试你能不能承受吧。 四、鱼餐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丰富的海洋资源,使成为海鲜料理大国,有着种类繁多的“鱼餐”。 鲱鱼本身是一种冷水深海鱼,富含脂肪,营养价值极高,中医甚至将鲱鱼入药,认为它有补虚消肿的功效。不过由于北欧人自古就发明了盐渍和发酵的吃法,不烹不煮不烤不煎,而是把调味过程交给自然解决,这就把鲱鱼变成了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海鲜之一。 盐渍鲱鱼虽然外观与口感皆惊奇,但吃起来很方便,价格便宜,又富含钙质和维生素D(因为不用吐刺),因此在大受欢迎。 如果鲱鱼的味道对你来说实在招架不住,那就先从“水煮鳕鱼配芥末酱”入门吧。将海域里盛产的新鲜鳕鱼切成段,白水煮熟,然后配上芥末酱,为的是去除鳕鱼本身残留的腥味。 五、黑面包 黑面包,或称裸麦面包,有一个专门的名字“Rugbrød”,是最常见的一种主食,尤其在早餐中出现的频率很高。黑面包使用的原料除了常见的黑麦谷粒之外,还包括各种有的没有的种子,比如亚麻籽、葵花籽、南瓜子,这就使得它和我们平时吃的黑面包味道有微妙的变化。 发酵的过程在制作黑面包中至关重要,酵母菌能保持鲜活的时间不会很长,所以趁着面团新鲜,在最合适的膨胀体积时烘烤,就是面包师们拼基本功的时候了。有些老店的诀窍是在制作时加一点啤酒。 黑麦面包在大受欢迎、经久不衰,主要是因为它含糖量很低,甚至完全无糖,非常符合人崇尚的健康饮食理念。也因此,在制作地道的开放式三明治时,也要使用这种面包的切片,而不是白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