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国,面积不足4.2万平方公里,人口1600多万。但在2011年年底《泰晤士高等教育增刊》发布的年度世界大学排名榜上,13所大学(不包括高等专科学校)有12所进入200强,更有4所大学进入百强榜,成为仅次于拥有一流大学最多的国家。是什么让小国在高等教育领域如此成功?记者通过采访发现,这些与办学体制灵活、学术气氛自由、教育资源结构合理等因素分不开。   办学体制灵活 自主独立运作 “我们的高等教育能够如此成功,或许是因为我们的办学体制恰好处在大陆传统教育体制与英美的教育体制之间的适当位置,”前教育、文化和科学大臣罗纳德·普拉斯泰克说。他解释道,“的高等教育非常强调变革,他们的大学师资、项目、资金都在不停地变动之中。而在大陆,一个教授在某个特定领域,依靠某个固定资金来源,在某个固定团队中一做就是40年的事很常见。这两种体制各有利弊,但是似乎在这两种体制之间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平衡点:既有对某领域长期稳定的研究投入,也有许多灵活性和变动的可能。” 前任驻华大使、现任尔夫特理工大学校董会主席的范登博格也赞同这一观点。他说:“的教育体制很大程度上与大陆传统一脉相承,然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我们又有很强的实用主义倾向,对市场有比较快速的反应。而这种‘实用主义’可以被认为是大学的一种特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结合了世界上最好的两种教育体制。” 范登博格表示,以比较灵活的办学体制应对整个科研潮流的潮起潮落是高校的一个优点,同时政府在制定教育政策时赋予大学的宽松性与自主性也是必要前提。几乎所有的大学都是公立大学,大学的运转资金主要来源于国家财政拨款。但是学校在许多方面可以独立运作,这样的“自由”也是高校可以迅速捕捉科研先机的保障。 尔夫特理工大学   学术氛围自由 国际化程度一流 普拉斯泰克曾是大学教授,他认为语言也是小国可以在高等教育方面如此出众的一个重要原因。的官方语言是语,但是英语在大学中普遍应用,体现了大学高度国际化的办学特色,这吸引了许多优秀的外国学生和国际师资。普拉斯泰克说:“我们国家有许多大都市的特质,所以世界各地的人在都能找到自己的一片天地。这里几乎所有的人都说英语,教授们的英语水平就更不用说了。若在或者大利留学,光语言方面就会遇到许多麻烦。” 此外,自由的学术氛围体现了大学的文化。在,学生要习惯对教授直呼其名,而无需加上职称或头衔,这或许只是一种文化,然而这种文化背后却蕴含着鼓励平等交流、独立思考与挑战权威的理念。范登博格说:“这样的一种气氛是为了让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发表意见、提出问题,你可以对你的老师所说的话持批判态度,挑战你的教授,这样才能够收获更多。我们坚信这有益于提升教学质量。”    科研结合市场 学界产业联动 法律规定,高校必须承担三种责任:教学、科研,以及科研成果的利益转化。在平面设计、工业设计和建筑设计方面全球闻名。“在我看来,设计本身是一个独立的学科,然而除此之外,设计也是高等学府中的其他学科走向市场的一个窗口,我们希望大学里的研究可以为社会创造价值,”爱因霍芬理工大学工业设计学院教授斯豪滕说,“所以对一所大学的各个科系而言,设计是一种社会效益增值器,对于这个方面的重视是大学的一个突出的特点。” 将大学比喻成“象牙塔”的时代早已过去,的大学非常注重与业界的合作,学校的运营资金也越来越多地来自于公司的项目与业界的支持。范登博格说:“我们在教学方面有意识地培养学生,让他们能够实现从校园到业界的‘软着陆’。所以我们让学生在他们即将毕业的那一年就开始参与公司的项目。”   集中优势办学 共享教育资源 仔细分析一下《泰晤士高等教育增刊》的排行榜,会发现大学整体实力很强,但并没有一所大学进入前50名,排名最高的乌特勒支大学也仅位列68位。范登博格认为,这恰恰突出体现了大学的另一个特点——术业有专攻。他说:“有13所大学,每所大学都有自己的学术强项。而各个学校之间少有重复的学科建设,这就使得的学术和教育资源比较平均地分配在13所大学,这也是为什么没有出现能够进入前十名高校的原因。” 范登博格说:“国土面积如此之小,大学与大学之间相隔并不遥远,并且常常有合作项目,你完全可以把看作一个如同城市一般的国家,而如果将13所大学的实力结合于一所大学的话,进入全球大学排行榜前十名绝对没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