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科 上帝创造了天地,但人创建了自己的家园。”谦虚的人一般不会自夸。但是他们很高兴从参观大坝和其他水利工程的外国游客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赞美。 如果没有大坝或不间断的排水,大约三分之一的土地将永久淹没在水里,而这部分土地正是大城市和人口密集的地区。会经常令人联想到与水的抗争。然而,真实的情况更为复杂一些。正如居住在长江或黄河流域的人所知,你不能轻视水,水的力量如此巨大,你不能随时随地阻止它,但是你可以与水合作,调节疏导它。尽管如此,水永远不会允许你改变它最终的流向。因此,的水利工程师学会了不与水为敌,而是把水当作一个时不时找麻烦、需要人介入和引导方能走上正轨的朋友。除非我们对现有水利工程保持始终如一的关心和进行持续不断的维护管理,否则会出现毁灭性水灾。最后一次损失惨重的水灾(发生在1953年)使从民用技术方面的失误中得到了教训。 对水的管理和土地开垦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成功经验。最早的大坝建于一千年前。最早的把过多的水排入江海的风车发明于中世纪,大致是的元代和明代。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土地开垦工程可以追溯到十七世纪,当时的工程师Leeghwater用阿姆斯特丹商人提供的资金,利用大批的风车将湖水排干,成功地把大面积的内湖开垦成农田。Leeghwater成就无以伦比,一直持续到工业革命时期,才有了比风能更多的选择。 现在的Leeghwater式风车是树立在大地上的、倍受珍视的纪念碑。经电子和柴油机调整过的水位精确到厘米。数家高等教育机构以英语授课的国际课程向全世界传授在民用技术领域内的专长。这些课程不仅涉及排水和灌溉,还包括水的治理。对水治理的重视是因为:民用技术与环保和环境问题的交叉不断扩大;污水对生活环境造成了严重的危害,并导致了严重的经济损失:水管理和引导江海水力与环保技术是分不开的。水力学的声望有时使人忽视了高等教育和院校在其他领域的科技成就。在物理学方面享有很高的声望。人屡屡荣获物理学诺贝尔奖,最后一次是在本世纪初。 另外,天文学也颇富盛誉,经常取得划时代的成果。又是全球(卫星)遥感技术发展和应用的中心。目前在大量投资的电子产品跨国公司飞利浦就是一家公司,这也显示了是信息社会佼佼者的地位。在学习任何科技领域的国际课程的人都会被领入选择前卫专业国际学位课程先锋之列。提供这些课程的著名理工院校有尔夫特理工大学因霍芬理工大学,特文特大学。机械工程学在为残疾人开发轮椅和假肢方面颇有建树,企业的生产力足以生产这方面的产品,并向世界市场销售。多个机械工程学系与这样的企业之间存在着诸多合作。的整个科技领域都是如此。高等教育机构长期保持的与企业界紧密的合作关系使得优秀学生能够去企业学习,并进而促进了学校研究与课程设置更适应社会的需要。 此外,国际教育中的技术领域尤为好客和国际化。在著名的特文特大学,百分之六十以上的博士研究项目都由国外人才从事。在飞利浦总部的绿荫下,埃因霍芬大学一半以上的博士后都来自外国。教育和研究领域的策划者心里很清楚,为了能够继续保持领先地位,必须在国际范围内行动起来,这位学生介绍和传授这些知识。必须给年轻的国外人才提供机会。   法律 二十多年来有了一个新的出口产品:民法典。该法典经过反复、深入细致的修改,成为目前世界上最新的现代立法。它完全迎合全球化信息社会的要求,并且经具体的调整后,为许多国家全部或部分使用。这些国家同时受益于在立法方面的专长。在此之前,法学家的国际声望是建立在国际法基础之上。 十七世纪初,法学家Hugo de Groot 以《公海自由论》和《论战争与和平法》这两篇著作为设立国际法的基础。他在上述第一本著作中提出:任何国家不得对距海岸三海里以外的海域拥有独统权。很多人认为,我们星球上的有些资源是属于全人类的遗产,而不属于个别国家或企业,de Groot的说法离这一当下盛行的想法仅有一步之遥。《论战争与和平法》为战争时期或者和平时期的国际陆地通行法奠定了理论基础。国家虽小,但却是国际法院的所在地,由此说明在国际法领域的国际声望。这其中原因有二:首先,很难对他国施加影响。的国家利益受惠于一个各国、各企业和各人均遵守国际法规的和平世界。其次,上个世纪之初在海牙举行了数次国际和平会议,从而制定了有关战犯待遇协议和被占区公民交往的规定。虽然交战各国多次违反了这些法规,但是当时制定的法规直到今天仍然有效。成立国际法院的动因是:各国将会把他们之间的分歧争端带进倍受尊敬的国际法院,以此替代战场上的厮杀。虽然国际法院组建之初时的态度过于乐观,但是各国在解决非本质性争端时,还是常常诉诸于国际法院。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海牙还是国际刑事法庭所在地,专门审判反人道罪。法律界因此在国际上颇受瞩目。高校提供的法律英语课程体现了的法律传统。许多法律专业课程与国际法有关,常常涉及法律制度的比较。学生们还可以学习法学的最新分支,如太空法。人类目前的太空活动已经使太空法规的形成成为必然。然而,不仅仅是在这个意义上对外国学生充满吸引力。法律不像法律那样以传统共同法为基础,而是基于源于1789年大革命时期的民法典和刑法典的法律。曾体现君主独断专横的中世纪法律因大革命而被摒弃,并被新的法律所替代。新法律随后也被所有革命战争中的战败国引进。因此,法律属于大陆法系。许多以外的国家也选择了法律模式。由此成为那些对(国际)法律饶有兴趣的人的理想之选。 对待法规的态度与英美截然不同。英美缺少系统化法律体制,因此判例法在英的作用要比在更重要。随着出口产品的数量和品种日益增多,个人、企业以及政府越来越多地接触到国外、国际法规。尤其是欧盟区域内有效地掌握商业法知识是出口成功进行贸易的一个必要前提,没有内行指点,很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商业失误,还有可能不经意地签订对自己极其不利的商业合同或是做出应受处罚的事情。国际税法的知识也同样重要,企业在国外越来越多地接触到外国税务制度。为了在海外寻找适宜的场所,为了确定某国进口法税务规定是否使产品在该国具有竞争力,税务立法知识将必不可少。正是由于拥有如此现代的民法典,伟大的国际法传统和它在比较法学方面的盛誉,使成为未来法学家们学习的首选之地,他们会因此而接触到丰富的历史和广泛的专业知识以及古往今来的国际化氛围和国际视野。二十一世纪的正需要有国际视野的法学专家。   商科 人很乐意告诉他们的外国朋友,说他们是一个小国的公民。他们毕竟与1600万人同住在面积为4.1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然而,这个小国同时也是一个经济巨人。像壳牌和联合丽华这样的跨国公司都掌握在人手中。合作银行,ING国际集团和银行跻身世界二十家最大银行之列。鹿特丹以其处理货物量的吨位数居世界港口之最。阿姆斯特丹Schiphol机场是树立标准的机场。所有这些事实都有力地证明了的兴旺繁荣和发达水平。每人每年收入在28,000美元左右,其生产力居欧盟之首。的工资水平比较高,对有些经济观察家来说甚至过高,而且,率先在质量和创新上,而非在价格上参与国际竞争。 的繁荣是建立在高增值基础上的。的高度繁荣不仅与国民的教育水平和产品先进的程度有关,而且是与人的商业洞察力和领导能力有关。在这方面有悠久的传统。早在1602年的商人已经建立了东公司,它是世界上第一个跨国贸易公司,它很快地与广州商人建立起友好的贸易关系。同期,人发明了股份制,而且阿姆斯特丹股票市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是世界最大的股市。自古以来保持着对经济学和企业经营管理学的浓厚兴趣。在这一领域从事的科学研究获得高水平发展,令人折服的例子是鹿特丹的简·丁伯根(Jan Tinbergen)教授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奖。他摘取诺贝尔桂冠的原因是他在经济应用数学领域里的卓越成就。但丁伯根首先是以发展经济学家的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从传统上来看,的经济学家把自己看作是一个与社会发展和创造繁荣息息相关的社会学职业者。这一定位使他们务实但不受局限,因为社会问题非常适于多学科和跨学科的视角和方法。经济学同样如此。高校为此开设了企业经营管理学专业课程,该课程关心的是企业运营的细枝末节。管理和策略应该建立在坚实的经济基础之上,但其他学科如:心理学、社会学甚至人类学的成果也适用经济学研究。经济学,企业经营管理学和相关学科长期以来深受学生的欢迎。 商界对接受过良好的经济和企业经营管理教育的年轻人一直有很大的需求。这方面有许多用英语授课的国际专业课程,而且这些课程面向全球承认商业教育特殊优势的人士。这一特殊优势与地处的事实有关。是1957年决定缔造欧盟的六个发起者之一,现在欧盟已拥有27个成员国,从西班牙伸展到北极,从尔兰到雅典。欧盟国家联合组成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区。现在自由贸易的优势更加突显,因为多个国家,包括在内,建立了以欧元作为统一货币的货币联盟。欧元在国际上与美元互相竞争,在经济上欧盟成员国也与竞争。之间的贸易和合作关系日益加强。在经济上有着共同利益,而这些利益正在稳步增加。再者,的经营与贸易方式常常不同于,而的经营与贸易方式非常成功,比如说像飞利浦这样的公司或大众汽车公司。这些公司成功的经验很值得我们近距离观察。早在九十年代前任文化国务秘书Aad Nuis指出,不仅是一个货物集散地,而且也是想法的集散地。如果你想观察欧盟的经济发展,如果你想立刻认识想法、方法和技巧,最好到来居住学习。的国际性专业教育非常重视实践。实习和参观企业是期限较长的专业课程的重要内容。这样一来,学生能够在他们专业领域积累必要的经验,因为他们可以从内部看到的企业是如何在国际舞台上运作的。实习和参观地点是跨国企业吗?很有可能是。但一旦来到,外国学生会发现,中小企业在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而且他们也将有机会领略企业如何成功地抓住市场空缺来确立自身的位置。政府目前正努力鼓励小型(家庭)企业加入进出口行列,这样的政策倾向不是没有依据的。无论是在管理上还是在产品开发方面,越是在小型企业里越能看到许多新意。对小企业的重视是高等教育在企业经营管理学方面的水平和心态促成的。怎样管理经营一家企业是学不来的。你必须具有天赋的才能。但是如何对待天赋,如何成功地应用天赋,是多门以英语授课的、经营企业方面国际专业课程的重心。学习这样的专业课程是明智的和长远的投资。   农业 尽管以4.15万平方公里的面积和1600万人口被归入较小国家之列,但它却是世界第三大食品出口国。如果考虑到只有1.5%的人口从事农业工作,你会觉得这一反差更加突出。的农业大国地位是以其惊人的生产力水平为基础的,而其生产力依靠的则是其高科技的农场、配件供应厂和农工综合体。 现在的年轻农民一般都受过高等教育,否则他们无法成功地领导他们的企业。拥有有效的、涉及从初级到大学程度的农业教育体系。瓦赫宁根大学和其他几所大学是其高等农学特色教育的代表。今年年初,伊利集团与瓦赫宁根大学及研究中心在合作成立研发中心。 瓦赫宁根大学及研究中心由瓦赫宁根大学、万豪劳伦斯坦农学院及农业科研机构组成。近百年来,一直致力于生命科学及自然资源领域相关的高等教育及科技研究,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名誉和声望。这些学校的大门不仅是向学生而且也向外国学生敞开,因此能提供越来越多的英语授课课程。 有着平行发展的历史,的高等农业教育可追溯到孙中山的时代。它是在总结传统农业在一个多世纪前的失败经验中发展壮大的。以瓦赫宁根大学为代表的教育机构最初是由农民及其团体组织自发建立的,直到后来才归政府所有。历史经验使这些机构学会与农业以外的大千世界保持紧密的联系。 它们开设的课程及相关研究都与农场和农工综合体的需求紧密结合。他们不回避基础研究,农业教育和研究的最终目的是为了强化整个农业部门,而不是简单的“为科学而科学”。高等农业教育可为学生提供与其众多出口的农产品系列一样广泛的专业选择。你也许知道的乳制品加工很有名,但乳制品出口只占其农产品出口的很小一部分。 此外,在热带植物培植和研究,花卉种植以及畜牧业方面都居世界领先地位。西部村庄Boskoop是世界树木和灌木苗圃之都。人在盆栽植物方面有很敏锐的市场眼光。由于富有的中产阶级队伍的不断壮大,他们的需求正逐渐由购买和装饰公寓扩大到对舒适的室内布置或花园的布置上。我们相信在这方面的市场潜力也很大。农业的高度市场化将会使你在这里学到如何抢在竞争者之前回应市场的需求。 的农业成功不仅依赖于某个富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它还依赖于具有同样创新精神的农工综合体以及优良的运输网和产品销售网。这是因为一个农业产品从农田到消费者的住所要经过很多环节,从最初到最后每个阶段的质量都必须得到保障。你会在高等农业课程中不时看到这种对质量和所谓的“链条管理”的考虑。你同样会接触到有关于农工综合体以及环境理论相结合的学科和课程。 农民从失误中学会了,如果使用土壤或农药手段不当,会最终对生活质量和农业生产率带来极其负面的后果。农业和土地管理正逐渐形成为一个整体。这方面的理论和研究很多,比如,植物改良不光是为了提高收成,它也正是为了增强抵抗疾病和瘟疫的植物基因抗体。 另外,生物性植物保护是实验室和课堂的一个热门话题。的高等农业教育历来的先锋地位使得外国学生和研究者对农业各个领域以及依赖于农业的经济领域的发展的浓厚的兴趣有史已久。同时,高等教育机构也以国际化的眼光和倾向欢迎外国学生和年轻研究者参与相关的研究与教学。如果你满足于只学到几样技巧,如果你想回避风险和意外,并不是一个恰当的选择。 的教师、导师以及同学将不断地向你挑战。你要不断地接受挑战,要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和创造力。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任由自己发挥。重要的是有节制地对艺术和科学进行探索。因此,你必须怀有抱负,并且能站稳立场。勇于才尝试的人会得到很高的回报。   建筑学和城市规划 一首著名的儿歌里有这么一句歌词:“阿姆斯特丹是建在桩子上的城市。”儿歌的意思不是说王国的首都到处是桩上房屋,而是指建筑工作者所面临的特殊问题。 大部分土地处于莱茵河、马斯河、须尔德河和埃姆斯河三角洲,是软沉淀物沉积而成的,土质有时特别松软。另外,还有泥煤,是由植物残渣,经历了数千年自然演变而产生的。如果你不想让建筑转眼间陷入松软的土壤,就必须要让地基符合特殊的要求,幸好土地深处是硬沙层。 几个世纪以来,的大多数建筑(特别是大坝背后和沙丘地带)都是建立在用力夯入硬层的桩子上。这些桩子可能有10米到20米长,过去用木桩,现在的桩子大都由混凝土做成。桩子顶部被截短,这样它们就可以被隐藏在地下,上面才是房子的地基。自然条件使得阿姆斯特丹和其他一些城市古老的河边房屋的确建在桩子上。那些多分布在现代化商业区的办公塔楼和那些作为经济繁荣支柱的大型工业联合体也是如此。 具有在极端困难的自然条件下建房的丰富经验。的几家公司联手承担建设令人赞叹的机场的任务,这对富有国家自豪感的人来说这是情理之中的事。从天空俯瞰,可以看出它是一个井然有序的国家:城市和乡村截然分开,住宅和工业区毗邻但不互相混杂,比直的运河和高速公路横贯全国。看上去没有一处地方象是天然偶成。 事实上,大部分土地是人经过数世纪艰苦劳动从江海赢来的。截水造地要求许多合作和规划,大坝建成后,需对新造地理智地进行开发。正因为如此,城乡规划学在有着悠久的历史。规划的关键在于有效并有目的地使用现有空间。实现这一宗旨迫在眉睫,因为在面积仅为4.15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居住着1600多万人口。 此外,城市结构里也体现了重视中产阶级的本质。没有像那样的规模恢弘的宫殿。那些为宗教集会而建的教堂或国家机构办公楼展现了具有团体特征的、真正的大型建筑物传统。市政府和大型企业的总部、工厂、剧院等建筑设计在国际上是相当引人注目的。有许多著名的、赢得了世界大型设计项目的建筑设计师,如Rem Koolhaas。Gerrit Rietveld(1888-1964)是受到世界各地崇拜的现代建筑设计师,他也是以简洁和实用为标志的新型建筑设计的奠基者(之一)。没有曲线型装饰的现代风格适合现代的实用主义。因此,世界建筑设计师和城市建设者经常组织到的游览活动,前来参观享誉世界的建筑的典范。这些范例很少是独立建筑,更多的是整个住宅区和楼盘。 从上世纪二十年代起,建筑设计师逐步发展成为公共住房建筑的设计专家,这些居住楼吸引人而且廉价,是专为工人和兴起的中产阶级开发的。享有盛名的住宅区有所谓的“阿姆斯特丹派(Amsterdamse School)”和鹿特丹花园城,它们现在仍然是建筑设计师的灵感源泉。设计的关键是要最有效地使用有限的现有空间,同时不影响舒适程度,还要保护居住在独立住宅和套房里家庭的隐私。雄心勃勃的建筑设计人士不必只限于来游览参观城乡规划学的技艺、城市建筑和建筑设计。 多所大学和专业院校设立了多种用英语授课的涉及建筑和城市规划等多方面的专业课程,其中有硕士学位课程,也有涉及专业性选题的课程。人喜欢言行一致。“实践是最好的教员”这种说法也体现在高等教育领域。高等教育以重视研讨会和课堂讨论为特色,目的是为了让学生在教师教导之外尽可能地施展其才华。在注重设计的专业课程里,这种教学形式对学生极具吸引力和挑战性,因为他们有机会通过主动运用自己的才华来发展才能。   艺术和社会科学 在古和古罗马时期(大约在的秦汉年间),人们没有明确地区分艺术和科学。在宗教里,九个缪斯(女神)象征艺术和科学,她们不仅掌管舞剧或歌剧,同时也掌管编史。从远古到今天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大多数国际仍然一致认可艺术和科学之间明确的亲缘关系,比如说高等教育和文化经常被划归到同一个政府部门。在也是如此,它设有一个教育、文化和科学部。不过,艺术和科学的界限已经被区分开来。有专门的术教育学院,如:音乐学校、艺术学院、电影学院等等。语言和编史被归入高等院校的文学院。人们在高等院校也可以找到社会科学院。所有这些事实并不意味着,艺术教育与那些属于科学的学科之间没有紧密的联系。首先,艺术本身是科学学科的论题,比如说音乐学。还有许多游移在各领域的学科,如通讯学、文学、新闻学。 西方从未否认过来自古典传统的九个女神之间的亲缘关系。因此你会看到提供的有关社会科学和艺术的国际英语课程都被编入同一个手册,无论一位音乐演奏家与一位学习休闲、旅游和环境硕士课程的人士之间有多大的区别。阿姆斯特丹国家博物馆与卢浮宫、俄国Hermitage博物馆、大英博物馆齐名。它是整个博物馆网之皇冠上的珍珠,这个网络遍布全国并展示一幅幅艺术和文化的画面。画家伦勃朗(Rembrandt van Rhijn)和梵高(Vincent van Gogh)被世界公认为是最有名的艺术家。这样的定位一方面有失偏颇,但另一方面又是非常恰当的。有失偏颇是因为文化有诸多闪光的领域,不仅限于绘画艺术。像阿姆斯特丹歌剧院音乐会,深受世界古典音乐爱好者的钟爱。还有国家芭蕾舞剧团,享有国际声誉。在流行艺术方面,创造了Dance音乐,在雅典奥林匹克开幕式上,配乐由的DJ Tiesto负责。从另一方面来看,伦勃朗和梵高两人确实是艺术和文化的楷模,是创新者和先锋。他们自尊和独立的个性使他们脱离陈腐和盲从的流行口味。尽管他们因此付出了代价,历史终究还是给他们以公正的评判。 我们可以从的艺术教育看到这一点:这里有很多尝试和创新的机会。艺术学院厌恶陈腐。但只有一个学科的内行,才能充分利用自由。尝试和创新只有在扎实的知识和纯熟的技能基础上才能成功。这两个因素都在我们所提供的艺术国际课程里得到了明显的体现:技能、节制以及创新和尝试的欲望。这些特点贯穿在音乐、舞蹈和绘画艺术中。这些特点同样体现在涉及社会和文学领域的国际课程中。论文和毕业论文的写作,从事自己的研究是每门专业课程重要组成部分。深化个人对所修专业深思熟虑的认识非常重要,但这种认识的产生是建立在方法、技巧和科学理论的坚固基础之上,创新欲望总须与纯熟的技能相结合。按照人的观点,这二者缺一不可。 坦诚地说,学习高等教育中的艺术和社会领域国际课程并非易事。如果你满足于只学到几样技巧,如果你想回避风险和意外,并不是一个恰当的选择。的教师、导师以及同学将不断地向你挑战。你要不断地接受挑战,要尽自己所有的能力和创造力。这并不意味着你可以任由自己发挥。重要的是有节制地对艺术和科学进行探索。因此,你必须怀有抱负,并且站稳立场。勇于尝试的人会得到很高的回报。